承德銀行
廣告圖1 廣告圖2 廣告圖3 廣告圖4 廣告圖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小鎮故鄉
作者: 王應榮   來源:京津冀文化網   發布時間:2016-10-11 10:45:21

        提筆寫下“故鄉”二字,正是萬籟俱寂、夜靜更深的時候。窗外,幾聲“蠼蠼”叫聲響亮而有力,這不正是記憶里故鄉的聲音嗎?人聲漸寂,蟲聲漸起,蟲兒斷續的哼唱愈加反襯出夜的靜寂。那一定是一個繁星閃爍的夜晚,葫蘆架下的徐徐清風吹送來花的芳香,沉醉著人們的睡夢。

  在這樣寂靜的夜里,我的思緒總愛穿越那些已定格在歲月里的場景,溯著近三十年的光陰,回到記憶里的故鄉——一座平靜又安詳的小鎮。

  大街上成長的日子

  那是一個由八個村子簇擁而成的小鎮,北依灤河,東臨渤海,這是灤河流經的最后一個集鎮,再往東幾十里灤河水就注入渤海了。我的家住在小鎮的西側,每天上學,都要走過前街,然后拐一個彎到后街,之字型街道的最東端就是我的學校;放學時再沿著這條街反方向走回家。小學里五年的光景,就是這樣走在小鎮這條街上,一天又一天,走過那些成長的日子。

  小鎮的最西頭有一家“羅家相館”,也是小鎮上最早的一家照相館。我九歲那年在這里照了平生第一張照片。只記得第一次照相心里忐忑便拽上同學作伴,照相人將機子對準我們,自己卻鉆進機子上蒙著的紅黑的大絨布里,我湊過去看個究竟,看到我的同學正可憐兮兮地頭朝下呆著。照片出來,我的神情既非像哭也非像笑,一雙眼睛卻瞪得溜圓,我實在不知這照相該是個什么表情。

  街頭的道路兩側一直擺著好多用木棍支撐木板鋪就的攤子,上面擺放著各色小吃?磾偟闹魅耸莻高高大大身板硬朗的老爺爺,常年一身黑衣,對人態度和氣。我常常會用母親給的五分錢,買上一小茶碗的爆米花或者是且斷且連的幾棵黃色小杜梨兒,老爺爺用他大手的兩個手指幫我撐開衣兜,把小吃倒進去,再用手按一按,微笑著目送我們跑開。接下來的路,我一定是邊吃邊用另一只手捂著衣兜,生怕蹦跳間吃貨兒會掉落下來。

  鎮政府的院子很寬大,門兩側的牌子換了一個又一個,“公社”“工委”“鄉”“鎮”等,我們懶得管這些與我無關的事,全然不去理會外面世界的寒暑,倒是偶爾這里來一兩輛汽車,我們會追過去看新鮮,并使勁呼吸著那塵土里混雜的汽油的味道。

  在南側臨街的櫥窗里寫著“修理鐘表”幾個紅色的大字;北側是一家國營的副食商店,那里永遠飄著點心誘人的香氣,售貨員用手拉住從空中垂下來的細繩,變戲法似的眨眼間就扎好了一包點心,盛放著小磚頭果子的柜臺上寫著“不怕犧牲,排除萬難”卻實在讓人看不明白。

  后街店鋪相對少些,而且住著好多回民人家,時常會從屋內傳出牛羊肉的膻氣,我們就捂著鼻子跑開了。后街上比較熱鬧的地方就是供銷社,特別是集日的時候,四鄉八村的百姓會來這里采購,人們進進出出,手中都拿著新買來的東西,臉上掛著欣喜與滿足,很有一番繁榮景象。

  后街的最東頭就是我們學校,紅磚院墻圍起的方型院落里,兩排平房是我們的教室。這里自是另一番天地,上課的鐘聲,是校長敲擊那片樣子極像編鐘的鐵板發出的,可惜校長敲得既沒有章法,又沒有旋律,那鐘聲總是急迫得不行,催促著你趕緊收回那還在大街上游蕩的心魂快快回到教室里。 

  從家到學校,這一路走過來,經過了好多人家的門口,我也大多認得哪個門口是誰的家,有時會中間停下來,只因為那里有個要好的同學,等她吃完飯一起走。有一個門口會多看上幾眼,這院子里曾有一個宋姓女孩和我同桌,我們是被老師樹立的標兵,比賽上課時看誰坐得直,后來,她們全家搬到了遙遠的石家莊就再沒見過她。還有一戶人家的孩子考上了清華,經過那里也忍不住多瞅幾眼,心里覺得那家院落定有什么特別之處。

  其實,上學還有一條近路可走,這是那個叫慧的同學后來告訴我的。前街后身是條河,沿著河邊可以徑直走到后街,她的家就住在河邊,可以看到河里的鴨鵝旁若無人地追逐戲水;凼且粋有著明亮眼神的小姑娘,她的眼神里總有些不一樣的東西,像是憂郁或者有所期盼的那種眼神,吸引著我接近她探索其中的秘密。后來,她親口告訴我:她的爸爸在很遠的地方開火車,一年只回來一兩次,她想爸爸,說這些的時候,清亮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了,垂下眼簾。這時我心生出幾分同情來,也有些內疚,后悔自己讓她提起這樣傷心的話題。

  就是在這座小鎮上,一個扎著羊角辮的小女孩,來來去去蹦蹦跳跳間,自由散漫地成長著,像田野里一株淡淡的花,經受著自然的風雨,健康又自然地成長著。再后來小鎮漸漸有了種種變化,但我似乎都不太記得,在三十年以后的深夜里,想到故鄉,終于明白:刻在心版上的竟是兒時對小鎮最初的記憶,還有大街上那些自由生長的日子。

  操場邊的記憶

  回想起故鄉那所小學,關于坐在教室里上課的印象大都很模糊,倒是開放平整的操場讓人念念不忘。操場兩側是道路,一側是河,生長著青色的蘆葦。我們都盼著上體育課,可以玩耍做游戲,不管游戲輸贏都要找人唱支歌,這樣的任務通常會落到我頭上,因我一上學就進了學校的文藝隊,對于唱歌并不打怵。那次我唱了一首當時最流行的歌曲《泉水叮咚》,一些從操場中間走過去趕集的大人們都紛紛停下腳步來聽,自己唱得賣力,當然也得到了喝彩之聲。

  體育課上,經常走隊列,練習“稍息、立正、向后轉”等等。班上有一個同學,家在我們鄰村,樣子很老實,偏偏總也走不好,老師叫他出隊列單練,結果他一緊張,就只會一順邊的走路,樣子像在表演皮影戲,滑稽極了,笑得我們肚子疼,他越發地局促不安了。

  操場的東南角上安放著單杠和雙杠,體育課上往往人太多又有老師管,玩得不盡興,倒是放了學結伴去玩最有意思。有一年的“六一”兒童節,我穿著母親剛做好的新衣服,水紅的底色,上面是五彩的各色小圓點,很漂亮的一件新襯衫。天氣又熱又燥,我們便去操場上玩雙杠,那時候竟敢坐在一側的杠上,用腳勾住另一只橫杠,背轉身,頭朝下懸在半空,于是眼中便呈現出了一番奇異的景象:天和地換了位置,道路上的人們一律都頭朝下行走,好玩極了。然而玩興正濃,鼻子一陣熱乎乎,流鼻血了!趕忙從雙杠上跳下來,由于下得匆忙,衣服掛在了橫杠上,連著衣兜扯下一片來,嶄新的衣服瞬間凌落了,我既心疼又害怕,跑到河邊去洗鼻子,卻遲疑著半天不敢回家……

  學校的操場還是小鎮進行娛樂的好地方。那時候經常在此放電影,多是些《渡江偵察記》《紅湖赤衛隊》一類的革命影片,四鄉八村的男女老少都興致勃勃地拿了馬扎、板凳來看。當然,這遠比不了在操場上搭臺唱戲的規模和氣勢,最熱鬧的時候是連演了幾天的評戲,全鎮的人們都像過節一樣的興高采烈。評劇《劉巧兒》剛一演完,便有好多人學那劇中王壽昌來到小橋上的一段唱,還要一瘸一拐地配上動作的,形象極了。不曾想到的是,演出過后卻有一段“厄運”降臨到我頭上。班上有個大個子男生,圓圓的腦袋,五官有些扁平,再見面就開始叫我“巧兒”,更可惡的是,他們不久又從班級里物色出一個“柱兒”,然后他帶著一群人對著我們起哄,可憐那個男孩全沒一點男人的擔當,也沒斗爭的勇氣,眨巴著小圓眼睛一臉的茫然無辜,也再不敢和我說上一句話。那時心里恨極了這個五官扁平的家伙,覺得他就是壞人王壽昌,每一次攔住我去路的時候,心里就仿佛是滿天的烏云壓過來,在當時,這件事給心理上造成的危壓是很沉重的。但我終究挺過來了,沒向老師和家長匯報。

  很多年以后,我去陜西參觀秦始皇陵,見到那些兵馬俑的時候,已塵封在記憶深處的那張相似的面孔一子就閃現出來,不禁勾起許多孩提時代的事情來。好多年過去了,曾經的恨意早已消失殆盡,卻因為曾經的恨,我記住了這個人,記住他的名字,不知他現在好不好。再來到小鎮上,我總是下意識地在人群中尋找一張面孔:圓圓的、五官有些扁平的一張臉。

  難以釋懷的鄉愁

  在小鎮上成長,自己便也是小鎮的一部分,就像它的村落、街道和街上行走的男女老少,只是以最自然的狀態存在著,并不去想更多。初次意識到對故鄉的懷念,是遠離故鄉在外求學的時候。一到節假日,宿舍里的同學大多回了家,而我因為路遠只能留下來,這個時候,就開始想家,一發不可收拾,想念家中的親人,想念黃昏炊煙里的村落和平靜安祥的小鎮,想念日夜流淌的灤河水,記憶中的小鎮越發美得充滿了詩意。在那樣的年紀,內心充滿了莫名的傷感和憂郁,思鄉的情緒竟也漸漸醞釀成幾分淡淡的鄉愁來。那時候極愛這樣的詩句:

  故鄉的歌,

  是一支清遠的笛,

  總在有月亮的晚上響起,

  故鄉的面貌卻是一種模糊的悵惘,

  仿佛霧里的揮手別離……

  其實,不過是一顆漂泊的心在這樣的詩句中尋找一種撫慰和寄托。

  隨著時間流逝,小鎮的面貌不覺間就改變了許多。小鎮東南,是新修的秦唐滄沿海路,沿路也逐漸新建了好多新的門市樓,特別是那些飯店前面停滿了車輛,集貿市場也建在路的另一側,一到集日這里便是小鎮最熱鬧的地方;灤河上也架起了河北省最大的內陸橋,連通了東北各省,公路上來自全國各地的車輛總是穿梭不停。這些熱鬧景象都繞開了小鎮,小鎮里的街道倒顯得冷清了;乩霞視r,我愛去灤河邊看看,也都是沿著平整的沿海路走過去,有一天,我沿著過去的街道信步走了一遭,卻讓我吃了一驚:過去的羅家相館不見了,在原址上建成了幾座新的辦公樓,原來擺在街頭的瓜果攤子也往南改在車站附近,擠占了大半個街道,從攤前走過,攤販們熱情招喚著,卻再找不到昔日那高高大大老人的身影。那條河沒了蹤影,原來的河的位置已經建成了一排商業樓,醒目地掛著“超市連鎖店”的招牌,散發著幾分城市的氣息,我一下子不知身在何處了,我簡直懷疑自己的眼睛,這還是我記憶中的小鎮嗎?

  小鎮的變化是自然的事情,也許是自己心理在作怪,既希望看到故鄉的嶄新變化,又在內心固守著它舊時的模樣。

  我的一位同事,去小鎮擔任了鎮長之職,工作變動之際,幾乎所有的人都對他以后的仕途給予祝福,這是人之常情。我卻一定讓他帶上這樣的話:去好好建設我的家鄉吧,建設不好,別回來!他聽了哈哈大笑,可能是第一次有人這樣給他送行吧。我卻是極認真地,在內心里,是讓他代我去建設家鄉了,我渴望著小鎮有一個科學的規劃,呈現出令人欣喜的變化,小鎮上的人們都有更富足的生活和一個嶄新的風貌。

  再去小鎮上,在政府的院子中間豎立著一張大牌子,上面繪著一條河流地圖,赫然寫著一句話:保護母親河行動的最后一站。不覺間,我就長舒一口氣,那是在感情上終于找到共鳴的那種欣慰。在這熟悉又陌生的院子里流連,鄉鎮的人們大多都很客氣,待我像客人一般。他們哪知我就在這個小鎮上長大,有誰會知曉我多年不能釋懷的鄉愁和對小鎮濃得化不開的深情!

詳細王應榮簡介

【作家簡介】王應榮  大學文化,經濟學學士,現就職于河北省樂亭縣財政局。已出版散文集《梧桐細語》,作品入選《河北省散文家作品選》曾獲:第三屆中國作家新創作論壇暨第11屆作家報杯全國優秀作品征評大賽一等獎,首屆蒲松齡散文獎二等獎,河北省散文學會30年“銀星創作獎”,河北省散文名作獎二等獎等獎項。在《中國財經報》《作家報》《財政文學》《燕趙文學》《華東文學》《散文風》《唐山文學》《滄州日報》等刊物發表文章多篇。河北省作家協會會員,唐山市作協理事,樂亭縣作協主席;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會員,河北省散文學會會會員;河北省樂亭縣第八屆、第九屆政協委員。

更多王應榮專欄
more略聯盟
more情鏈接
主辦單位: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
技術支持: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藝術有限公司
投稿郵箱:jingjinjichina@163.com    辦公QQ:185067821
版權所有:京津冀文化網     冀ICP備13006836號-2
立即博开户 巧家县| 贵港市| 陈巴尔虎旗| 红原县| 江都市| 牡丹江市| 翼城县| 政和县| 健康| 东宁县| 浮梁县| 友谊县| 海城市| 玉屏| 仁寿县| 禹城市| 江都市| 彝良县| 平邑县| 江都市| 巴林右旗| 蒲城县| 开远市| 章丘市| 鄂州市| 西宁市| 武义县| 密云县| 滨海县| 合肥市| 兴化市| 全南县| 靖安县| 香格里拉县| 呼玛县| 三河市| 达日县| 行唐县| 马鞍山市| 延吉市| 西乡县| 略阳县| 察隅县| 东宁县| 德化县| 岳阳市| 牟定县| 精河县| 洪雅县| 广水市| 曲阳县| 普兰县| 临邑县| 宜川县| 巧家县| 永靖县| 镇雄县| 葵青区| 重庆市| 平湖市| 大冶市| 松桃| 涟源市| 绿春县| 贡嘎县| 逊克县| 临安市| 永和县| 波密县| 龙江县| 汤阴县| 瑞金市| 石首市| 门源| 玉屏| 蓝山县| 昌图县| 武宣县| 花莲县| 古浪县| 金川县| 旬邑县| 于都县| 辽阳县| 遵化市| 田阳县| 施秉县| 若尔盖县| 浪卡子县| 中江县| 襄樊市| 开封市| 新巴尔虎右旗| 泸溪县| 西贡区| 团风县| 布尔津县| 舟山市| 霸州市| 榆社县| 台山市| 尉氏县| 富源县| 广昌县| 尤溪县| 莱州市| 甘洛县| 客服| 青川县| 清涧县| 晋宁县| 辛集市| 武安市| 伊宁市| 海原县| 新竹县| 应城市| 南涧| 永和县| 中方县| 黔西县| 甘洛县| 田东县| 宜黄县| 临武县| 沅江市| 易门县| 巩义市| 万载县| 九寨沟县| 应用必备| 松江区| 濮阳县| 交口县| 苗栗市| 呼图壁县| 曲麻莱县|